相关文章

收入可超网红 公职教师该不该在网络平台上兼职

    打开手机就可以自己选择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足不出户就可以听你想听的课程,最近一则“在线老师一小时挣万元收入超网红”的新闻引起了大家对网络直播辅导平台的关注,而最主要的争议在于,公职教师是否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兼职有偿授课以及在线辅导平台的管理问题。

    技术带来的多赢?

    “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次课”,“猿辅导”平台引用了学生的一句话来回应南京市教育局“应禁止教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

    在“猿辅导”及类似的线上辅导平台上,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每个上过课的学生都可以给老师评分,评分会成为其他学生选择老师的参考,而在传统的课堂上学生没有办法自由选择老师。除了一对一的辅导之外,还可以选择多人共上的专题课,一节专题课往往只花费几元钱。学生可以花很少的钱听到优质的课程,同时足不出户也打破了空间限制、节省了交通成本。因此,“猿辅导”平台认为,自身是在致力于让全中国的学生共享优秀的教育资源,“在公众更多关注在线老师高收入的时候,我们建议大家应该更多关注学生因此带来的收益。”

    “猿辅导”平台上的授课老师霍芮沁也赞同这个观点,学生可以在网络上享受到一些以前难以获得的教育资源。并且她认为这对老师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和挑战。霍芮沁是一名师范专业的学生,今年9月份毕业后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生物老师。她认为在线辅导平台给了她很好的锻炼机会,平台上的评分机制以及更加多样化的学生让老师不得不更加注意课程的质量。“有时为了直播要从早到晚在图书馆备好几天的课”。虽然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关注王羽老师的高收入,但是同样作为一名在线辅导老师,霍芮沁认为收入与付出是成正比的。王羽老师的言论也可以印证这一点,他曾经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备课上,甚至还因此生了一场病。为了更好地辅导学生,霍芮沁还建了一个群来回答学生课后的问题,偶尔也在群里和学生开一些小小的玩笑。

    与现有体制的矛盾

    2015年教育部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禁止中小学教师兼职有偿补课,但没有对在线教育平台这种具体形式做出相关规定。事后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讲到,在线辅导是近年的新兴形式,尚在研究之中,但教师不应因参与线上有偿授课而影响正常教学。

    教师给学生有偿补课现象一直屡禁不绝,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有些教师为了吸引更多的同学参加有偿补课,在平常上课中故意保留一些内容不讲。有些教师因为补课的收入远高于平常上课的收入,对学校的课程不上心。这些都是此前教育部禁止有偿补课的原因。来自江西的丁女士告诉笔者,她的儿子初中时每天课后都去老师家里补课,老师会在有偿补课中把作业的答案告诉学生,因此学生愿意参加,但其实没有带动学生的思考,对于那些不自觉的学生来说,成绩不仅不进步反而可能有反作用,“但是补课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